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不虚此行》:胡歌,偶尔情绪化的明星,演了丧丧的我

时间:09-15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05

《不虚此行》:胡歌,偶尔情绪化的明星,演了丧丧的我

今天聊一聊胡歌的新片《不虚此行》。胡歌在这部电影里演一个普通人。普通人,意味着什么呢?没有辉煌的过去,没有灿烂的未来。从未体味过龙腾虎跃的滋味,一辈子待在狭小的池塘里,搅和这局促的一池浑水。没有跌宕起伏的戏剧人生,只有平淡如水,以及一地鸡毛。每天早上醒来,睁眼面对的,还是这平平庸庸碌碌的人生。如果恰巧还有一点理想,更是平添了理想未竟的痛苦,一次次与现实妥协的无奈。影片的主角闻善,正是这样一个普通人。他本是一名编剧,却因所写的剧本缺乏戏剧性被一次次拒稿。毕业后,在北京与同学合租,后来同学赚了钱,搬出去,只剩他自己,从市里搬到郊区,越搬越远。后来闻善放弃做编剧,成为一个为亡者写悼词的人。闻善是一个普通人,一个生活中遭遇挫败的人,就像无数个普通的我们。胡歌年少成名,23岁时因饰演《仙家奇侠传》中的李逍遥,迅速走红。后来遭遇车祸,再出道,出演了《琅琊榜》《伪装者》《猎场》《县委大院》等口碑好剧,从偶像派成功转型实力派演员,胡歌在挑剧本方面可谓是眼光独到,这让他成功跻身于一线明星之列。这样一个在娱乐圈战绩辉煌,前途璀璨的男明星,前段时间突然发了一条颇有争议的微博,晒出自己胡子拉碴的素颜照,似乎心情不佳。这种真实,拧巴,丧丧的状态,倒是与《不虚此行》里的闻善不谋而合,产生了某种奇妙的效应。胡歌演得很真实,很自然。俨然他就是那个凡事“比别人低了一档”的闻善。反应慢,情绪不高,如果他看上去平平静静,那就说明他其实心情还挺不错。如果他看上去丧丧的,那只能说明他状态一般。胡歌演过意气风发的少年、计谋算尽的公子,身手矫健的特工,精明强干的职场人。却唯独没演过这样丧丧的木讷寡言的普通人。这一次,他褪下明星光环,隐匿锋芒,把一个普普通通、人生失意的文艺男,演得入木三分。闻善为往生者写悼词,会认真负责地与他的亲友聊天,了解亡者的生平细节。他收集一个又一个普通人的生命素材,然后用凝练的文字,对他们的一生进行总结、悼念。但这些亡者都在影片中被巧妙地隐去,没有直接的表现,只有在世者对他们的回忆与追思。闻善作为一个悼词写作者,其角色更像是一个倾听者,他倾听这些亡者的亲属们对他们的点滴回忆,从这些细节中感受到一个普通人生命的印迹。有时候,闻善会发现,原来即使是亲如家人,也未必真的了解身边的至亲之人,而且每个人关于亡者的记忆,都有自己各自的视角,各有各的不同。北京三兄妹中,大哥去世,二哥找闻善写悼词,远在国外的三妹却对这悼词不满,吹毛求疵,要与闻善视频沟通,其实只不过是她内心无法接受大哥离世的事实。而三妹在三伏天备战高考,大哥每天来回24公里一天一个冰块地运来给妹妹降温,这样的亲情令人心头一暖,鼻头发酸。忙于工作手机不离手的王先生,在闻善的询问下才发现自己对父亲所知甚少,疏离的父子关系,从乡村进北京的老父亲,在小区绿化地种下一片竹子,只有小孙子才知他的用意:“所食可以无肉,所居不可无竹”。创业公司CEO猝死,同事老陆难以接受:怎么轮都轮不到他啊?老陆说他是个普通人,但他身上又有很不一样的地方,或许正是因为这不一样的地方,投资人只认他,他一走,公司立马陷入危机。这些往生者的亲友中,唯一一位闯进了闻善家里的人,是邵金穗(齐溪 饰)。她出场时是张皇的,失态的,为了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网友,千里迢迢从甘肃天水到北京。邵金穗的网友,一个爱好配音的患有抑郁症的律师,突然从网上销声匿迹,她找来北京,他的父母给了她闻善的联系方式。因为闻善是为他写悼词的人,只有闻善是可以被打扰的。闻善给邵金穗看了他的资料、他父母回忆他的录音,甚至为邵金穗拉了一条他人生的时间线。邵金穗以前通过声音了解的那个人,在闻善这里得到了更多的信息,面对突如其来的网友死讯,她那无法处理的情绪与无处安放的情感,在闻善这里得到了一定的安抚与慰藉。导演刘伽茵提及,邵金穗一进入闻善的家,她就占据了主导权。转椅分明是闻善的专属座位,但邵金穗一进去,没坐沙发,直接坐在转椅上,且调节了转椅的高度。她坐在那里,发出声音,她的存在充满了整个空间。邵金穗临走还在墙角上贴了洗衣机的防撞贴,改变了这里的物理空间。邵金穗不但大大咧咧地闯进了闻善的物理空间,而且她总能不经意地撬开闻善紧闭的内心。闻善不愿意跟别人提及他曾是个编剧,那是他不愿意面对与触碰的挫败,他未竟的理想,难以放下的心结。但邵金穗却能直言,率真地打破这人与人之间的隔板,让闻善开口说出他的经历,他难以直面的失败。邵金穗走了,却给闻善的家里,带来了一些微妙的改变,比如防撞贴,比如花牛苹果。闻善从此有了一个除小尹之外的能够随意交谈的朋友。而小尹,是这部影片里一个独特的存在。因为他本不存在,他只是闻善剧本里的一个人物。闻善甚至没有给他起一个完整的名字,但他就是挥之不去地,在闻善这里徘徊。闻善出外谋生时,小尹不会出现,当闻善回到家里,小尹就会出现,与闻善发生一些有意思的对话。小尹,既是闻善所构思的一个人物角色,又是闻善的另一个自己。发生在他们之间的对话,正是闻善与自我的对话。闻善有时候会说谎,面对父母隐瞒自己不再做编剧的事情,谎称自己过得很好,这时小尹就会叫他说实话。当他面对邵金穗,不敢袒露真实的自己,本能地遮掩自己失败的编剧经历,小尹又会喊他说实话。小尹是闻善内心的一部分,他代表着闻善不能放下的编剧执念,又外化呈现闻善内心不同念头的交战,以及他思考的过程。在动物园里,背后隔着玻璃有一只北极熊缓缓靠近他的背景下,闻善给母亲打电话,说起自己过几天回家,对着电话,他一直压抑的情绪濒于崩溃,他极力克制着不要哭出声来。这是一个成年人的崩溃瞬间,一个生活失意的难以还乡的人,那种压抑、苦楚、难过,到头来,所有的情绪,也只能是无言的,化作一串被克制着不要发出声音的呜咽声。这是这部影片中情绪的最高点,它本该是爆发的,拉满的情感张力,却也只能是这样克制着,捱过去的。就像闻善的无数个日常瞬间,安静的,丧丧的,反应慢半拍,木讷,寡言,认死理,得负责,对往生者负责,对自己难以掌控的人生负责。所以,闻善开始提笔,给小尹一个名字,把他的故事写完。导演刘伽茵讲述了一个普通人的故事,她找到了一个巧妙的切入点:一个卖不出剧本的编剧,开始为普通人写故事——为往生者写悼词。所以《不虚此行》实际上是讲述了一个普通人如何讲述普通人的故事的故事。刘伽茵坚持让所讲述的这个普通人,自始至终都是一个普通人。他没有像其他剧本套路里那般,一个普通人遇到怎样的人生戏剧性转折,因而变得不普通。闻善从头到尾都很普通,在他普通的轨道里没有脱轨。但,影片传达了一个观念,普通人,也可以当主角。即使再普通,我们也是自己人生的主角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